在動物園與圈養環境中飼育水豚時該注意的的飼養條件、展場圍欄的設計與動物福利

設計水豚的展場圍欄時,最應該注意的是要提供一個環境讓水豚們可以展現在自然棲地中原有的行為。其中兩個最重要的條件是必須有一個大的水池,以及可以讓牠們自由吃草的環境。

假設要容納一家族約 15 隻水豚,展場圍欄的圈地大小至少要一英畝或半公頃(約 5000 平方公尺),並依照水豚家族的成員多寡來做調整。圈地環境必須要做得像野生水豚的自然環境。

NWN Pond Play

水豚是半水棲的動物,牠們喜歡在水裡活動和玩耍,因此一定要設置一個大水池。並且,水豚是草食性動物,牠們以青草為主食,所以務必要讓水豚們隨時可以自由地吃草。

水豚比人們知道的要聰明得多。看塔夫解決他的問題 水豚比人們知道的要聰明得多。看塔夫解決他的問題。

此外,照顧水豚的飼育員必須有興趣並且願意瞭解水豚的自然行為以提供牠們應該享有的動物福利。他們必須花些時間觀察水豚,如此才能判別水豚行為舉止背後的含意,並了解每隻水豚在群體中的關係,這些訊息能幫助飼育員管理水豚並提供最好的照顧,避免水豚互相爭鬥。飼育員應該要定期觀察水豚的狀態、體型大小/體重以及毛髮的狀態等,如此一來,當水豚的健康出了狀況時,就能及早發現,及早治療。

每隻水豚都應該有自己的進食所來確保各個都有足夠的食物可吃。如果群體中的水豚必須爭奪食物,這將會導致攻擊性的行為產生。一旦這種行為在家族成員中成型,將很難徹底根絕。基於這個理由,飼主應該要盡最大的努力讓水豚不需要競爭食物便可以自在的進食。

被圈養的水豚家族中,雌性水豚會形成階級組織,在這個過程中會導致雌水豚產生攻擊行為。雄性水豚間有明顯的階級區分,因此牠們會對其他雄性水豚有強烈的攻擊性,即使是自己的後代也不例外。雖然可以透過絕育的方式來控制雄性水豚的攻擊行為,但並不能保證百分百成功。在沒有細心管理的情況下,攻擊行為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傷害。

當有水豚受到嚴重傷害時,牠們應該被隔離到其他的圍欄中進行療養。一旦這種狀況發生,受傷的水豚幾乎不可能再重新融入原本的家族。因為受傷的水豚很有可能受到在階級組織中地位僅次於牠的其他水豚攻擊。

改善圈養環境:包括環境與感知上的強化,強化的目的是確保被圈養的動物能健康快樂地生活。豐富並增進圈地的環境條件能讓居住在其中的水豚擁有選擇性,過著有樂趣的生活並充滿活力,並且能展現牠們自然的習性。

圈地的自然環境改善包括:

NWN Romeo Swimming

建造一個大水池。水豚必須能自由進出水池。水池的大小至少為 4 公尺 x 8 公尺,並根據水豚家族的成員多寡做調整。原則上水池的深度應該要有 1.3 公尺,但是某些地方應該為 0.3 或 0.6 公尺的淺灘,讓水豚可以浸泡在池水中休息。天氣炎熱的時候,水豚會進入池水中調節體溫,保持身體清涼。遇到危險的時候,牠們也會躲到水中避難。被圈養的水豚可能會因為受到追逐而需要進到水中躲避攻擊。此外,當水豚在受傷的狀態下,也許是牙齒的根部斷裂了(水豚具有高冠齒,能一直持續生長。破損的牙齒只要兩個多星期就能長回來),此時居於弱勢的水豚會躲到水中尋求保護。

遮蔽處:圈地中必須有可以躲避日曬雨淋的遮蔽處,可以是林蔭或灌木叢,也可以是人造的建築物。

處於寒冷氣候的圈地:適合水豚生活的氣候環境溫度至少要在攝氏 22 度以上。如果所在地的冬天氣候寒冷,圈地中必須設置具有加熱器的遮蔽處,避免水豚受寒或凍傷。

草地:吃草是水豚不可或缺的日常活動。經過 2500 萬年的演化,水豚的消化系統適應了以青草為主的食物,這樣的食物熱量低並且提供豐富的纖維素。在南美洲的自然棲地中,水豚以青草、水生植物、鼠尾草屬植物為食,也會咀嚼灌木或樹木的樹皮。為了維持牙齒的健康狀態,水豚必須咀嚼粗糙的樹皮來控制牙齒的生長。在被圈養的水豚之中,曾有數起死亡案例是因為以質地柔軟的食物為主而無法磨牙而導致。被圈養的動物必須要能展現自然習性才能健康成長,而吃草是水豚最重要的其中一項習性。水豚並沒有演化出一日兩餐的習性,牠們必須要能肚子餓了就可以自己去尋覓青草或其他適合的食物來吃。

Juanita eating grass

飲食:可以提供適當的飼料來作為補充。如果圈地中青草的份量不足以提供水豚的每日所需,則可以用其他綠色的葉類,如甘藍葉、萵苣等可食的蔬菜葉補充。糖分含量高的蔬果不適合作為水豚的食物,此外也不應該餵食紅蘿蔔,因為紅蘿蔔含有豐富的維生素 A,會導致水豚的肝臟受損。在日本,許多幼年夭折的水豚正是由於肝臟受損。基於這些理由,我們也不應該餵食水果,因為水果的糖分太高了。但是可以餵食一些合適的枝葉,例如野生無花果樹的枝葉。水豚喜歡啃樹皮因為樹皮含有豐富的營養,而且啃樹皮對水豚的牙齒好處多多。Bio 3 或 Bene-Bac 之類的益生菌可以緩和輕微的腹瀉。

適當的植被:包括枝葉或棕櫚葉,或是柔軟的樹葉,當水豚休息或睡覺時可以作為鋪墊。水豚喜歡在樹枝或棕櫚葉等植物上摩擦肛門和鼻子上的氣味腺來標示領地。如之前所述,水豚需要咀嚼一些質地粗糙的植物,像是樹枝或棕櫚葉來維持牙齒的健康。

NWN scent marking capybara straddling plant

最重要的是,被圈養的動物必須能展現自然的習性。參觀的民眾所看到的應該是動物們在自然棲地中原本的生態。

被圈養的動物可能會因為單調的生活而產生壓力。為了避免單調乏味與壓力,圈地應該提供感知與娛樂活動來刺激水豚的心智,鼓勵水豚多活動以維持身體健康。

改善環境的活動包括以上所述提供適當的植被,另外也可以透過人工的方式刻意塑造自然環境。例如,可以透過充滿樂趣的方式來提供食物,像是將飼料散落在四處,或是隱藏在不同的角落讓水豚尋找覓食。也可以將竹子懸掛在圈地四周的樹枝上刺激水豚尋覓。

上述的活動也能豐富水豚的感知,因為水豚能從活動中學習解決問題以獲得食物獎勵。

豐富感官與社交:水豚是高度社交與群居的物種,不能單獨飼養在家中或圍欄裡。被單獨飼養的水豚會產生極大的壓力,導致行為與性格轉變。我們可以透過分析水豚體內的壓力荷爾蒙如皮脂醇的含量來判別壓力等級。極度的壓力會導致腦部結構改變並造成水豚提早夭折。

被飼養的水豚必須和人類有良好正向的互動才能活得健康快樂。

如果動物園的訪客能進入水豚的圍欄,圍欄當中必須設置一個訪客不能進入的區域。這樣的設計讓水豚能選擇是否想待在人類訪客的身邊。如果環境中沒有選擇,水豚可能會因此產生壓力。

園方應該注意訪客的行為,確保他們沒有戲弄或驚嚇水豚的舉動。

NWN Muddy Donguri

泥巴:水豚喜歡在泥巴裡打滾。這個行為對牠們的皮膚有好處,能幫助去除蟎蟲與蝨子。泥巴能帶給水豚樂趣與放鬆。圈地中的水豚應該保有滾泥巴的這個自然行為。

好的動物園會將動物福利放在第一位。我們可以採取以動物行為為出發點而設計的飼育方法來管理園中的動物,藉此提供完善的動物福利。這意味著不將焦點放在提供什麼給動物,而是從觀察動物的行為中來了解牠們的需求。動物所展現出的一切行為都有含意,理解這些行為能幫助我們知道這時動物需要的是什麼。

採取以動物行為為基礎的飼育方法能提供動物福利的所有要素,像是健康的身體、良好的心理狀態,以及展現自然的習性。除了設計並豐富展場環境,我們也必須確保人類與動物有良好的互動。展場環境與飼養方式必須提供選擇性,讓動物們能對自己的生命、周遭環境與日常活動保留一些控制權,彷彿牠們就生活在野外的棲地一樣。

要提供園內動物良好的動物福利,另一個不可或缺的要素就是人類與動物之間正向的互動。園內的動物依賴我們提供所有日常所需:食物、遮蔽處、環境改善、交配機會與陪伴照顧。如果我們與動物互動的方式是不理不睬、否定消極、無法預測或帶有攻擊性,久而久之將會對動物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

我們必須時時留意自己的行為,了解這些舉止會對動物帶來怎樣的影響。

基本的動物福利協定包含五大自由:

免於飢渴的自由:隨時都能獲得新鮮的飲水與食物以維持健康活力。

免於不適的自由:提供動物適當的環境,包括庇護所與舒適的休息區。

免於疼痛、傷害或疾病的自由:提供及時的診斷與治療。

展現正常行為的自由:提供足夠的空間、適當的設施與同種類動物的陪伴。

免於害怕與痛苦的自由:確保動物得到良好的生活條件與對待,避免遭受精神上的痛苦。

五大領域:1965 年,為了改善農場動物(像是應用於農業的所有動物)的處境,於是才發展出「五大自由」。「五大自由」僅強調人類的基本義務,並沒有進一步確保被圈養與動物園中飼養的動物所該擁有的福利。我們需要提供這些動物愉快與正向的生活。為了讓這個面向更完善,紐西蘭的動物福利科學家大衛·梅勒(David Mellor)提出「五大領域」。「五大領域」的目標是要確保我們所飼養的動物擁有健全的身體與心理狀態,這正是動物福利的根基與確保被圈養動物健康快樂不可或缺的基本條件。

2009 年,動物學家與動物福利科學家維琪·梅爾菲(Vicky A. Melfi)為動物園動物福利的知識與方法定出三個主要的分歧點,這裡列舉出與水豚飼育有關的其中兩點:

第一:我們傾向於將焦點放在福利不好的指標上,並認為沒有這些指標就等同於福利良好。然而,沒有不好的福利不一定表示提供良好的福利。

第二:我們應該從該物種的需求而非從人類的觀點來看待飼養動物的處所與飼養方式。

傳統上,動物園是依照人類對於乾淨居住環境的標準來建造出符合衛生條件的展場,但是這樣的環境並不符合動物的天然習性,也不能滿足牠們的心理需求。

wn-branfere-july-2012-murmel-tier

這是水豚的理想圍欄:很多草和一個大池塘

如今,好的動物園也能正視動物與人類先天習性上的不同,並依照動物的行為需求來重新打造牠們的住所。要先了解動物的行為才能提供適當的住所與飼養方式,因為這些行為是百萬年來演化的結果,其中經歷了一層又一層的優勝劣敗,這才演化出最適合該物種的生存方式。

Translated by Shibachi